總瀏覽量

2015年9月5日 星期六

Jokes which are no jokes for this weekend (是週末笑話的笑話)


September 3 , 2015 is a special day. On that day, the PRC staged its first military parade in its 66-year history to celebrate the 70th anniversary of China's victory over the Japanese invaders. Whenever we see Chinese soldiers in smart uniforms marching in perfect unison and rows and rows of military trucks and armored vehicles smoothly following one another and jet fighters flying in well drilled flight formation, it's difficult not to be impressed by their magnificence. But once I realized that they are all moving like perfect robots, including our head of state and chief of the nation's armed forces crying out in a tired voice on an emotionless face time after time the standardized greetings "How are you, comrades" alternatively " Comrades, it's difficult on you" and that all such uniformed troops and weaponry are nothing but killing machines, created for the express purpose of  destroying lives and properties of flesh and blood human beings and thoughts of maimed bodies and of the unconsolable cries of thousands of mothers, wives and children witnessing or being told about the deaths and injury of their loved ones surged up in my mind, a chill went down my spine. It's a parade of the angels of death! Hardly a cause for celebration. The thoughts of Laotzu sprang up in my mind: "He who has exterminated a great multitude of men should bewail them with tears and lamentation. It is well that those who are victorious in battle should be placed in the order of funeral rites."‧Cap 31 (殺人之眾, 以悲哀泣之, 戰勝以喪禮處之). September 3 should be a day of reflection and mourning.  So this week, I shall post 5 jokes which are not jokes by a Chinese historian by 馮學榮 in his blog post dated 9th April 2015. I apologize for spoiling your fun. My heart is heavy. I fear for China and its billions of innocent and not so innocent people. My only consolation is that on that same day, our head of state announced cutting our military forces by 300,0000

It is
well to remember what Hemingway who fought for the Republicans in the Spanish Civil War said:
"They wrote in the old days that it is sweet and fitting to die for one's country. But in modern war, there is nothing sweet nor fitting in your dying. You will die like a dog for no good reason."  Albert Einstein, the discoverer of the formula of E=MC2 which helped create the world's first nuclear bombs had this to say about war: "He who joyfully marches to music rank and file has already earned my contempt. He has been given a large brain by mistake, since for him the spinal cord would surely suffice. This disgrace to civilization should be done away with at once. Heroism at command, senseless brutality, deplorable love-of-country stance and all the loathsome nonsense that goes by the name of patriotism, how violently I hate all this, how despicable and ignoble war is; I would rather be torn to shreds than be part of so base an action! It is my conviction that killing under the cloak of war is nothing but an act of murder.” Samuel Johnson says it most succinctly: "Patriotism is the last refuge of the scoundrel."

Patriotism alone is bad enough but a patriotism built on ignorance of the facts of history may be fatal, not only for the people but for their nation.



國人歷史觀的幾個笑柄   201549 16:29

文/馮學榮,作家,著有《日本為什麼侵華》、《中國歷史的側面》、《親歷北洋》等

由於寫史的原因,常與國人談論歷史,當然免不了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一開始還以為是國人接收的歷史資訊出了問題,久而久之,發現問題並不僅僅在於資訊的吸
收,而是在於思維方式本身出了問題,今晚閒暇,特下筆談談這個問題,提醒一下,所謂諍友,知無不言,希望能使國人開竅一些,聰明一點,別再自欺欺人。

笑柄一:“我可以反帝,你不能獨立”

中國有不少所謂的文化人、歷史愛好者,每當談起外蒙古獨立這段歷史,往往不約而同地發表這麼兩點看法:
1、國民政府無能,丟掉了外蒙古;2、新中國太反動了,竟然支持外蒙古獨立。

這些所謂“文化人”,在說這些話的時候,顯然有一個假設的前提:外蒙古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外蒙古人民獨立是非法的。

事實上呢?——事實上,外蒙古在明朝乃至以前,都不是中國人的地盤,外蒙古在清朝初年歸順了大清帝國,是懾於大清帝國的武力,1912年大清帝國通過《清帝退位詔書》、將外蒙古“轉讓”給中華民國,這件事並沒有征得外蒙古人民的同意,外蒙古人民顯然是有權不接受的。換句話說,外蒙古人民有權獨立。擲地有聲。

中國近代史的一個主旋律是:反帝救國,獨立自主。中國人要反對殖民,要爭取獨立,對不對?很對。但是一談到外蒙古人民要爭取獨立,我們的“愛國”青年立馬就 翻臉了,為什麼翻臉呢?因為我們的“愛國”青年認為:只有我們中國人才可以獨立,你們外蒙古人也想獨立?啊呸,做夢吧你。

我可以反帝,你不能獨立。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點燈——這就是某些“愛國”歷史愛好者的嘴臉。

外蒙古人從前是外蒙古人,後來是清國人,但是他們從來就不是中國人,他們也有權選擇不做中國人——中國人民有權爭取獨立,外蒙古人民也有權爭取獨立,大家都 是人,人人平等。我可以反帝,你不能獨立,這是雙重標準、強盜邏輯,這個問題必須要清醒對待,否則中國人一不小心就會淪為自己一直批判的帝國主義,某些 “愛國”文化人,有空不妨照照鏡子,看看鏡子裡面的那個人,像不像當年的日本鬼子?大家都是擴張主義者。五十步笑一百步,僅此而已。

笑柄二:“我可以殺出去,你不能打進來

鴉片戰爭研究難免談到一個問題:林則徐的禁煙舉措有沒有失當之處?但是談到這裡,往往有“愛國”歷史愛好者跳出來,作義憤填膺狀,抗議道:“這有什麼好談
的?英國人派兵殺到我國境內,就是它不對,任何理由它都不能殺進來,一殺進來,它就是侵略者”——每當這些聲音出現,一些學養不夠的人往往被壓得大氣不敢 出——無論任何原因,A國都不能出兵B國,否則A國就是侵略者。但是當你反駁他:“按照你的道理,1979年中國出兵越南,請問中國是不是侵略者”?這個時候,他往往急得大汗淋漓,無話可說,手足無措,熱鍋螞蟻,醜態百出。

 可見,這種“愛國”的論調,只是聽起來似乎對,實際上是錯的。因為如果無論任何原因,A國都不能出兵B國,否則A國就是侵略者。那麼很顯然,中國在歷史上,也曾經當過N次的“侵略者”,1918年,北洋政府出兵俄國,打到了別人的國土上,是不是侵略?1950年,王師跨過鴨綠江,造成人家民族分裂,這又是什麼?1979年,自衛反擊,打到了越南的首都周邊,這又叫什麼呢?不要忘記,1950年、1979年兩次出兵境外,國際上是一片譴責之聲。不信?查資料去吧。

你知道嗎?1992年中韓建交,中國第一任駐韓大使在漢城舉辦記者招待會,立馬遭到了韓國記者的刁難——韓國記者要求中國大使對1950年的“侵韓行為”進行道歉——試問在韓國人的眼中,1950年中國的行為是什麼性質?

1979年我軍殺進越南的國土時,三大注意,八項紀律,幫越南老百姓挑水割禾,換來了什麼?換來的是越南老百姓的冷槍。為什麼呢?因為在越南人的眼中,我們就是“侵略者”。看看當年越南政府是怎樣宣傳“中國侵略者”的:
“北寇(中國)妄圖侵佔鄰邦的領土,以遂其稱霸亞洲的狂妄野心,越共黨中央和政府號召全體軍民再次奮起反抗外族侵略”
看清楚了吧,在1979年的時候,我們中國人是“北寇”,我們被越南人視為侵略者,不為什麼,因為我們殺進了別人的國土。

中國在近代史上,的確主要是扮演了一個受害者的角色,但是在歷史的某些時刻,我們同時也扮演過加害者的角色,只是你不瞭解、不承認、不敢去面對罷了。我們在談論歷史的時候,大可以譴責帝國主義侵略者,但是“A國出兵B國就是侵略”這種話語是不能成立的,因為我們也曾經出兵他國、揍過人家,這種石頭搬起來,一不小心就砸了自己的腳趾頭——我不是叫你不說話,我是教你說話放聰明點,這個世界上,其實誰都不乾淨,千萬不要以為別人都是豺狼、而唯獨自己是個天使。

笑柄三:“你的也是我的,自古以來都是我的”

中國的“愛國”文化人,每當談到領土問題,最常用的一句就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什麼叫做“自古”?要多“古”才算“古”?而“中國”這個概念又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中國”概念的涵義是動態的還是靜態的?其實,這裡面大有文章。
我舉臺灣島做例子吧。我們的“愛國”青年最喜歡說:“臺灣島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問題是——這是一句謊言——臺灣島自古以來並不屬於中國,據說三國時期孫權的部隊到達過臺灣,但這並不能證明臺灣屬於中國——馬可波羅還到達過中國呢,這能證明中國屬於義大利麼?

此外,明朝時期設置的“澎湖巡檢司”也僅僅覆蓋了澎湖列島,並未能覆蓋臺灣本島,中國人在臺灣島上實施有效統治,其實是從康熙年間才開始的,在此之前,中國人並未管治過臺灣島。

怎麼回事呢?原來,臺灣島在歷史上原本是屬於原住民的地盤,島上曾經有原住民建立過“大肚王國”之類的部落國家,後來是荷蘭殖民者來了,設置了荷蘭殖民政 府,再後來才是鄭成功武力打敗了荷蘭人、從荷蘭人手中搶到了臺灣,再後來,才是大清國打敗了鄭氏王朝、才正式將臺灣島併入中國版圖的。

換句話說,臺灣島並不是“自古以來屬於中國”,而是中國人自己動手打來的,甚至說難聽點,是搶來的——如果非要說臺灣島自古以來屬於誰的話,那麼它首先自古以來屬於島上的原住民,其次才屬於荷蘭人,再其次才輪到中國人。

臺灣島的歷史其實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它說明了一個很明確但是又很殘酷的歷史事實: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塊地盤是自古以來屬於哪個國家,中國人的地盤和世界 上其他民族的地盤一樣,都是自己打來的,中國人在歷史上為了擴張自己的地盤,不斷地發動戰爭,不斷地滅亡別人的國家,例如什麼大理國、南越國、準噶爾汗國、中山國、巴國……這 個被中國人滅掉的國家名單,還很長很長——中國人就是在不斷的武力擴張中、逐漸壯大自己的生存空間。因此,我們的“愛國”文化人,千萬不要以為別人都是豺 狼、唯獨自己是個天使,這個世界上一切的民族和國家,在本質上都是自私的——中國人並不能例外。話很赤裸,但是很真實。

沒有什麼“自古以來”,人類生存的地盤,在歷史上一直處於一個變動的狀態,今天是你的,明天是我的,任何一個地盤的變更歷史,都是有跡可尋的,“自古以來”並不是什麼真理,而是流氓的避難所,僅此罷了。

笑柄四:“我可以欺負你,你不能欺負我”

中國的近代史教育奉旨向孩子們灌輸這麼一個觀念:中國在近代史上,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受人欺負的國家。

今天,請容我講一句真話:事實上從清末開始,中國已經走上了帝國主義道路,之所以沒走成,僅僅是因為內亂,因為不爭氣,實際上清末已經開始在走帝國主義的霸道之路了,我舉幾個事例:

事例一1882年的時候,大清帝國發現自己的屬國朝鮮的日本人越來越多,大清帝國感覺到自己在朝鮮的優越地位將來可能要受到日本帝國的挑戰,為了加強對朝鮮的控制,大清帝國要求朝鮮簽署了不平等條約《中朝商民水陸貿易章程》,裡面約定了中國人在朝鮮享有治外法權,緊接著,大清帝國又要求在朝鮮設立清國租界,一連設立了好幾個清租界:仁川清租界、釜山清租界、元山清租界等。與此同時,大清帝國還在朝鮮加強了駐兵。治外法權,租界,駐兵…….這些都是所謂“帝國主義”的典型行為。千萬不要告訴我,大清的這個行為和英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事例二1911年,墨西哥爆發排華事件,清廷立馬電令大清海軍“海圻號”向墨西哥進發、保護清國僑民,在大清帝國槍炮的威懾之下,墨西哥政府選擇妥協、向清國道歉賠償。看,自己的僑民在別人的國土上受欺負,立馬派軍隊前去威嚇別人,這是什麼行為?這是典型的帝國主義行為。千萬不要告訴我,大清帝國的這個行為和英帝國主義、日本帝國主義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事例三1917年俄國爆發了十月革命,建立了“蘇維埃俄國”,西方帝國主義列強決定出兵干涉,1918年, 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派兵、參加了帝國主義出兵俄國境內、武裝干涉蘇維埃俄國的軍事行動,這個事件在歷史上叫做“西伯利亞干涉”——你沒有看錯,中國曾經派兵 到俄國境內、武裝干涉俄國的內政,這是歷史事實,白紙黑字記錄的歷史事實,只不過是被淡忘了。出兵他國,干涉別國內政,這也是典型的帝國主義行為,不要告 訴我不是。

有一個更眾所周知的歷史事件:甲午戰爭。與我們的認知不同,甲午戰爭其實並不是一場保家衛國的戰爭,而是大清帝國和日本帝國為了爭奪朝鮮控制權而爆發的戰 爭,至少在朝鮮人民的眼中,甲午戰爭不過是清帝國主義和日本帝國主義之間狗咬狗的戰爭而已。日本控制朝鮮不對,但大清帝國控制朝鮮就對嗎?換位思考,想想 便知。再告訴你一個鮮為人知的事實:甲午戰爭爆發時,你知道當時國際上的輿論偏向誰嗎?答案令你大跌眼鏡:當時國際上的輿論是傾向日本,當時西洋人多數認 為大清帝國無理。沒想到吧。
一類的事例,還可以列舉很多。我們從這些事例可以看出來,在當年帝國主義的潮流中,清末民初的中國政府,已經加入了帝國主義的陣營、並且正在走帝國主義的 道路,帝國主義在中國所幹的那些欺負人的事情,晚清政府、北洋政府都已經開始幹了,並且還幹的相當出彩——歷史告訴我們:中國人並不是吃素的,千萬不要以 為中國人是一副祥林嫂的窩囊樣,中國人並不是不想走帝國主義道路,只是由於內亂沒走成而已,在歷史上,哪怕是在近代史上,中國人欺負別人的歷史事實,不是沒有,只是你不知道。

笑柄五:“我總是對的,但不知道為什麼”

曾經在深圳的計程車裡與司機談到釣魚島問題,司機說釣魚島是中國的,要殺光小日本。我半開玩笑似地問他:為什麼釣魚島是中國的?那司機被我一問,停頓了 一下,答:當然是中國的,還用問麼?我繼續追問他:我還真不知道,願意請教,洗耳恭聽。司機沉默了好久,才蹦出了一句: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就是我們 的。
事過多年,每當想起這個深圳司機,我仍然有一種想笑的感覺。這個司機其實並不是一個特例,想當年砸車的“愛國”青年們,你要問他“為什麼釣魚島屬於中國”,我想他們99%的人都答不上來,先把車砸了再說,別問我為什麼。
你相信你錢包裡的錢屬於你,為什麼?因為那是你剛剛發的工資。你相信你的房子屬於你,那是因為房子是你出錢買的。你相信你的配偶屬於你,那是因為你和她有結 婚證。你相信任何一個事物屬於你,你必然能說出它的理由,如果你不能說出個理由,那麼說明你並不確定它屬於你。而如果你不知道一個事物為什麼屬於你,但言 行上又堅決聲明它屬於你,那麼說明你的思想出了問題——這是病,得治。
一百年前女孩子纏足,旁人問她為什麼纏足,她說不知道,因為旁人都說纏足是對的,所以我也覺得它是對的。七十八年前日本人民列隊歡送鄉間子弟出征支那,你問他們為什麼,他們也不知道,他們只知道“為國打仗就是對的”——這些都是病,得治。